返回第26章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另一道较尖锐的嗓音附和道:“她才多大,打死我都不信,她能凭实力当上GK总裁,还不是仗着那张脸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人家的脸好用呢。不过她能陪那种老男人睡,我还真挺佩服。换了我,想想都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?晚上灯一关,跟谁不都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程芸实在听不下去,忍无可忍推开车门走过去,沉着脸怒道:“你们胡说八道什么?长得漂亮难道就不能凭实力?不敢当面说,只敢背后议论,你们才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毫无顾忌打量两人,冷笑道:“都说面由心生,现在看来,这话果然不假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都显然不是夸奖。

    短发女人和旁边黑衣女人都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旁边会有人,若是认出她们去打小报告,可就糟了!

    她们紧张回头,发现是个生面孔,没在公司见过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是更无法遏制的愤怒,短发女瞪着程芸,气势汹汹地质问:“你谁啊?我们说话关你什么事?还有,这儿是GK专用停车场,谁放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程芸身材高挑,相貌好看,站在那高了她们一大截,不说话不笑时气场很强。

    她面对两人,毫无退让之意:“我是谁与你无关,难不成你还每个人都认识?”

    短发女气焰嚣张,闻言摆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道:“我是人事负责人,应聘的职员都得经过我这儿,我可从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她皱着眉,说完看向身旁的黑衣女人:“小玲,你去叫保安过来,问清楚什么情况,GK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吗?他们要不能给出合理解释,就等着上边惩处。”

    程芸冷眼看着她,如看跳梁小丑,暗暗道好大的威风,不愧是世界五百强的上市公司,连个小小的人事主管都这么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。”她一把抓住准备去找保安的黑衣女,语气冷冽,饱含愤怒:“先把话说清楚,谁和谁是那种关系?哪种关系?你们有证据吗?凭什么这么说,诬陷可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试图挣开程芸的桎梏,奈何程芸看着瘦,力气却很大。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没法挣脱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黑衣女害怕又愤怒,根本没多想程芸为何要替新总裁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哪怕隐隐察觉不对劲,也很快被满腔的怒火掩盖:“我们说什么你听不懂吗?不就是包养?我们像她那个年纪,谁不是刚进公司饱受上级剥削。要不是走后门,她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当上总裁,还把一大群比她年纪大、资历老的踩在脚下?”

    程芸原本是很愤怒的,听她说完这番话,不知怎的忽然又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不会做这种事。”她笃定道。

    短发女觉出蹊跷,心底莫名有些不安:“你……你又不了解,怎么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黑衣女亦是警惕看着她,并缓缓挪动,准备趁程芸不备去叫保安来。

    程芸一眼注意到她,“不用去叫保安了。”她平静道:“我等的人已经到了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等人?”短发女愣了愣:“谁?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环顾周围,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,随后在汽车后,看到站在那,满身寒霜,不知听了多久的林总。

    “林……林总?”短发女和黑发女瞬间都吓了一跳,没想到程芸等的是林总,两人竟然认识,更糟糕的是,林总极可能已经听到她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短发女吓得头皮发麻,腿都软了,试图补救道:“林总,您别误会,我们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菁语气极冷,没有半点温度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迈步走到程芸身旁,冷着脸不苟言笑的模样看着极其可怕。

    短发女低着头,在林总施加的巨大压迫感下,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,哭丧着脸道:“我们都是胡说八道的,您别和我们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则吓傻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林菁没心情跟她们浪费时间,只语气冰冷说了句:“明天自己递辞呈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向程芸,眼神刹那变得温和,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程芸点头,对她们没有半点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之后程芸开车,林菁坐在副驾驶,或许是受那些流言影响,她脸色一直很难看,路上更是一言不发,只默默吃着程芸给她准备的晚饭。

    程芸心情也挺复杂,没想到会碰巧撞到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安慰林菁道:“有些人就是这样,见不得别人半点好,总要背后说点什么,你别把那些话放在心上。她们背后议论你,只能说明你很优秀,优秀到让她们既嫉妒,又不敢当面说什么,只能背后嚼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林菁专心吃着饭,过了会才道:“其实她们也没说错,我和董事长关系的确不太一般。能上任这个职位,除了能力外,还是托了点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程芸没料到她会这么说,一时愣住了:“啊?”

    她眼神狐疑,看着林菁,有那么一瞬想歪了。

    林菁转过头,把程芸那刹那的犹疑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动作忽地顿住,蹙眉问程芸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语气带着质问,更透着几分愤怒和不满。

    程芸隐隐意识到她是想歪了,怕被林菁看出来,连忙掩饰道:“没有啊,我什么都没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想到什么了,不然那么惊讶干嘛。”林菁显然不是能轻易糊弄的:“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程芸几乎把毕生演技都使出来了,一本正经反问道:“你有证据吗?怎么能随便冤枉我?要是不信你,我刚刚能跟她们吵架,还差点动起手来吗?我们以前一起生活那么久,我怎么会连这个都不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程芸无比真诚回答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林菁没再怀疑,相信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程芸对她这么信任,林菁心情瞬间好起来。转过头去时,表情还透着些难为情,无法掩饰喜悦地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程芸见这件事成功过去,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虽然只有一秒对真相产生了怀疑,很快便坚定下来。但若是让林菁知道那片刻的迟疑,肯定也少不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程芸问。

    林菁低头吃着饭,此刻心情极好,边慢慢跟程芸解释起这之间的渊源。

    她和GK董事长,也就是Dennis是很偶然认识的。

    那晚她在餐厅打完工准备回学校,途中经过公园时,正好看到Dennis独自昏倒在地。当时天很黑,又是冬天,公园附近一个人都没有,林菁怕他出事,连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过来。

    后来医生说,还好林菁及时发现拨打了电话,否则再晚一点,Dennis就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对此Dennis很感激她,还给了她一笔钱作酬谢,只是被林菁拒绝了。

    那时林菁并不知道Dennis的身份。她再碰到Dennis时,对方已摇身一变,成为GK的董事长。而林菁那时候刚好在GK找到份兼职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他外表光鲜,其实也挺可怜的。虽然赚了很多钱,但妻子很早因病去世,没能给他留下一儿半女。他是个重情的人,也没再娶。后来他觉得我投缘,经常找我聊天,工作方面也对我诸多照顾。要不是Dennis,我也不可能在GK有那么多的发展空间,而且他是个很大智的人,与他接触,我也学到了非常多,那些是我从其他地方很难学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硬要说的话,我们的关系更像父女,比起回国,他其实更希望我留在法国发展。”

    程芸没想到林菁还有这种奇遇,听得一愣一愣的,这事听着跟编的一样。但她知道,林菁不会骗她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程芸问:“那公司这些谣言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准备处理,他们爱八卦就让他们八卦好了。”林菁对此并不怎么在意:“像你说的,他们至多不过是羡慕嫉妒我,只敢背地说说,不敢当我的面说。而且明天那两份辞呈,应该足以杀鸡儆猴。”

    程芸想了想,觉得这样也好,这种事越解释越显得心虚,况且杀鸡儆猴后,恐怕也没人再敢胡乱传谣。

    林菁说完话,边看了眼程芸。

    她没说完的是,她对这些事的确不在意。她唯一在乎的,只有程芸的看法。

    只要程芸信她,别人说什么对她来说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说着话,两人边往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林菁提前设置好导航,程芸只需开车一路跟着导航走就行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驶远,她们现在离市中心已经越来越远。周围的建筑物也从一座座高楼大厦变成低矮老旧的居民楼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程芸实在忍不住好奇问:“你到底准备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林菁说着边看了眼窗外:“从这条路拐进去,你先找个地方停车。去的地方不方便停。”

    程芸点头道好,按林菁说的拐过弯后,便先找了个地方停好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,她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苏城较偏僻的地段,人烟很稀少,也没那么繁华,看着冷冷清清地。

    她正打量着,听见林菁道:“从这儿进去,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菁说着边示意程芸跟她走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,夜幕沉沉,大地皆被暗色笼罩,遥远的天穹点缀着颗颗繁星,银白月光垂泄而下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小巷,借着黯淡的路灯光亮往前走。周围很安静,只能听见彼此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小巷并不长,走出去时,周遭瞬间明亮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程芸在看到眼前的景色后,不禁惊讶地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眼前是条约三米多宽的巷子,泛黄路灯伫立两旁,将地面一幅幅惊艳夺目的作品照亮。

    程芸发现那些作品都是3D墙绘,看起来很壮观。只是与平时画在墙上的不同,这些都是以地面为画布的。

    巷子两边都是人,许多更是特意赶过来的,只为与这些3D画合影。

    程芸低头,也被这些画所吸引,紧接着从第一幅往后看起。

    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座地下火山,以巷道中间为中心,地表大片裂开,露出其中翻滚的红色岩浆,将火山的景象活灵活现展现出来,望不见底的红色深渊给人很深的震撼与恐惧。

    3D墙绘最厉害的,就是能给人身临其境的视觉体验,仿佛真的站在裂开的地表边缘,感受到火山喷发的恐惧。

    之后还有从高处一泻千里的汹涌瀑布,仿佛一跃而下,便真跳进了深渊。以及栩栩如生、凶猛可怕的大白鲨,锋利尖齿分外可怕。

    唯一的不足是,因为夜晚光线不够亮,缺少了几分真实感。

    程芸觉得若是白天过来,肯定能看到更震撼更真实的风景。

    3D绘画是很考验画者基本功的,必须稳扎稳打,才能画出好的作品。毕竟3D画连透视、色彩、光影、构图等都要考虑。可以说,3D画是最能展现作画者功底,给人惊艳感和视觉冲击性的。

    程芸边看边拍照记录,问林菁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刚好见别人发出来,觉得很好看,你或许会喜欢,就稍稍留意了下。”她说得轻描淡写,见程芸分外专注的模样,又笑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没让你失望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些作品都很棒。”程芸认真点头,说着又若有所思道:“而且锦上添花的点子,我也忽然间有个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程芸摇摇头,先神秘地卖了个关子:“只是一点小灵感,具体还没想清楚,等我跟沈总谈好,确定后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菁唇角勾起抹笑,点点头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能帮到程芸,哪怕只是一点,就无比满足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本站域名15shuba.com已经更换成15shuba.net,请大家一定记住新域名,旧域名很快就不能再访问了,记住m.15shuba.net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